後窗
  “我看到番禺一個幼兒園辦得挺好的,我孫子以後就讀那個學校吧。”
  “孫子?”
  “是啊,我兒子會娶媳婦,生小孩,我孫子會代替我來照顧他的爸爸。”
  上面這段,是我和一個媽媽的日常對話,我的驚訝來自於,她的兒子是一名23歲的自閉症患者。據她多年瞭解的信息,國內並無孤獨症患者有正常婚姻的先例。
  在她多年訓練下,她兒子可以一個人出去搭地鐵上班,而且近年來再也不喜歡媽媽陪著,原因是;“我要去看靚女。”步入青春期的孩子的這麼一個簡單的願望,對一些媽媽來說,卻可能是一生中最難熬的一段時光。
  11月初,一場“殘障與性”的分享活動,讓全中國8500名殘障人士的性需求議題首次被擺到公眾面前。
  怎麼樣讓心智障礙的孩子認識自己正常發育的身體?
  亞輝也是這次活動的分享者之一。她是一個唐氏綜合徵女孩的媽媽,最近突然發現女兒幾乎每天都在講關於梁老師的事情,無論家人在聊什麼,她都能成功地把話題轉移到“梁老師”上面。
  女兒開始青春期了?她有點緊張,跑到學校去,打聽到這個梁老師是一名年輕的體育老師,但已經回鄉下結婚安家了。亞輝帶著女兒到鄉下旅游,梁老師和太太欣然應邀出來見面,還帶著剛出生的小寶寶。亞輝緊張地看著女兒,一直逗著小寶寶玩,沒有表現出異樣。第一次的“青春懵懂”算是安然落地,亞輝舒了一口氣。
  誰知道過了不久,女兒又開始不斷地提起另一個“劉老師”的事情……
  而當戴榕發現13歲、患有自閉症的兒子開始自慰的時候,她強壓住內心的許多思緒,鎮定地教兒子怎麼樣去洗手間解決,怎麼註意個人衛生。她已經為這一天擔心了很久,卻也早做好了準備。
  2009年,戴榕和廣州市少年宮特殊教育中心的老師一起,到美國PlannedParenthood中心取經,學習美國的社工如何處理特殊兒童的青春期問題。回來之後她與少年宮的老師一起,創辦了“愛成長綜合性教育課堂”。
  性教育老師給特殊孩子上青春期課程,主題是“我的身體我做主”,教孩子怎麼認識自己的器官、什麼是隱私、怎麼樣拒絕。老師們還給家長上課,教家長認識特殊孩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,不要以為他們“骯髒”,不要措手不及。
  一位媽媽告訴我,特殊孩子成長的每一步,對她們來說都是打怪獸通關的考驗。社會對她們的幫助,可能是每個月的殘疾人保障金、社會保險、街道工作人員的慰問,但從來沒有人告訴過她們,生下一個特殊兒童,該怎麼撫養和康復,怎麼處理他們的青春期問題,怎麼面對社會的有色眼光……有很多特殊兒童家長,在孤立無助下,陪著孩子長大。 南都記者 邢曉雯  (原標題:特殊兒童的性尷尬)
創作者介紹

手套

fg22fgumx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